【每日灵修】 【近期讲章】 【过往讲章】 【OTBC Sermons】Eng&Ch 【讲道录音】 【见证】 【信仰问答】 活水论坛 图片册 我的社区
全部 蒙恩见证 胜过被拒绝 悔改见证 医治见证 事奉见证 生活见证 职场见证 综合见证 夫妻见证 属灵争战 失而复得 受洗见证

逃避祭拜已故亲人的试探

管理员Carol
发表于 2022-03-27

我是蒋佳聪弟兄,我们是南方人。家乡对于给已故的亲人办葬礼有很多的风俗。每家每户都是如此,在人看来,你若不如此行,那是要被家人亲友及家乡父老猛烈攻击的。但经上记着说,4:10,耶稣说,撒但退去吧。(撒但就是抵挡的意思,乃魔鬼的别名)因为经上记着说,当拜主你的神,单要事奉他。感谢神的恩典,在此我见证神在我们家庭中所做的工作。

 

因有私欲,心里软弱

我妈妈今年99岁,20211220日住院,于202227日去世,在我妈住院期间,我想了很多,因为我在这个家庭里,我是个长子,在我们家乡的风俗习惯跟我们的信仰是背道而驰的。如果妈妈去世了,长子必然要捧神主牌的,还要披麻戴孝等等。而我们信主的人绝对不能照这风俗的礼节去行,如照他们的去行就是顺从了撒旦的工作,得罪了我们的神,这事我是很清楚的。但是我想到如果我不捧我妈的神主牌,就是我那最小的小弟捧,如果是他捧我也不甘心。因为从前我二弟去世的时候,是我最小的小弟捧他的神主牌,在分家里祖地时,他要祖地的一半,因我有四兄弟,如果又是他捧我母亲的神牌,他不又要提出要3/4啦,把我长子的名份都夺去啦。我这么一想,捧就捧吧,大不了到神面前认罪悔改就是啦。但我又想起耶稣禁食40昼夜,受试探,都胜过试探,而我因家里几百平方的祖地,就顺从了撒旦给我的意念,这就是我的软弱。

 

因被拒绝,转向内心

27日早上我从医院陪护之后回家休息,中午还没有睡醒,医院那边打电话过来说我妈快不行了,叫我们赶紧去医院办理出院,可能还来得及拉回到家里。我们就赶紧到了医院,医生吩咐了一些细节的东西,就赶紧请车,把我妈拉回到家,不到20分钟,就气绝了。我们把这些事搞好,我就同我三弟商量,赶紧到银行取钱去,办这种葬礼需要很多钱的,我就跟我弟,我儿子一起取钱。在回来的路上,我就跟我三弟说:“妈妈去世啦,她生前我们做儿女的都孝顺她,不过我有件事要说,我们是信耶稣的,我们就按我们信耶稣的办,你们就照你们的去办好不好?”我弟说:“那不行,入村随族,本来你们就不应信你那个,每年拜山,我一个人担当也就算啦,唯独这个你要履行你长子的工作,妈的神主牌你必定要捧,妈有那么多子孙,你不捧不怕人笑话你呀,这话你都说得出口?非你不可。”此时我也知自己有错,没有与主连结,给撒旦留了地步,当时我也停了下来,没跟我弟理论。

 

因信真理,得着安息

回到家后,我儿子就跟他妈陈明霞姊妹说,刚才阿叔跟爸爸争执……后来陈姊妹就打电话将这事告诉付姊妹,付姊妹就发动爱的使团弟兄姊妹同心合意为我们这件事祷告,6:12,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,乃是与那些执政的,掌权的,管辖这幽暗世界的,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。同时也叫陈姊妹打电话给叶葱姊妹(牧者),这件事怎么办?那天晚上六七点的时候,我家三口在楼上祷告,祷告的时候,叶葱姊妹发来视频,跟我们沟通,用神的话来坚固我们的信心,她问我:敢不敢说我们是信耶稣?我说敢!有没有信心?我说有!相不相信神的能力?我说相信!相不相信神的话?相信!那好,我们一起祷告,叶葱姊妹带领我们祷告后,我心里很平静。

 

靠主得力,承认主名

晚上我们三兄弟分三班轮流守护我妈,最小的弟守首班到一点,我守中间班到四点,三弟守末班到天亮。到我守夜有下小雨,我在雨棚里祷告、唱诗,很是喜乐。开始我三弟还没睡,也走过来跟我聊,这时我大胆地跟他说,“妈走啦,我们也尽了本分,妈也没有拖累我们,没有牵挂,安心的走啦,今后我们想你们过得更好,你们也希望我们过得更好,这都是我们的愿望。但是就我这个信仰,是不能得罪我们的神,如果我们随从你们的信仰,我们就是走回头路。我们会受很多的苦难是人所不知的,我这把年纪啦,我相信你不想我受苦,想我有个好身体同你们共度晚年。”这些话打动了我三弟,他也一言不发,坐了一会儿,他就回去睡觉了,我还继续唱诗赞美神,祷告神,相信神公义、怜悯、信实……我的心很平静。

 

神开路,逃避试探

主祷文里耶稣教导我们祷告说 11:4,不叫我们遇见试探。救我们脱离凶恶。我们也跟主呼求。到了第二天,那个帮我们管事的人叫我去看棺木,看好后,在回家的路上我跟管事的讲,“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的。”他说:“什么事,你讲。”我说,“我们一家三口都是信耶稣的,我们是不能按我们这里的礼节去行,所以你安排一下,我只能按我们信耶稣的去行。”他说:“可以,那神主牌给你三弟、小弟捧你二弟的,可以吧!”我说:“可以。”所以每个环节他都没安排我们。我们回到家后,吃过早餐,马上就进到哭丧这个环节,我们刚进到灵堂,挖金井的人过来问,谁带人去挖金井呀?我说我带他们去。回来后,道士问:“谁去医院办死亡证明呀?”我说:“我去。”办好死亡证明后,又带那个殡葬车回到戴孝的地方。

 

  我又回到家里,我就同我老婆陈姊妹、我儿子一起在我弟二楼隔窗观看,到了将要送山的时候,我们才下去。我们的风俗是:送山不能穿鞋子,下雨不能打伞,不能带手机,不能带包。我问管事的,“等下我要送我妈到火葬场去,这样不穿鞋子,我怎么行呀?”管事的说,“行呀,你要怎么样都行,照你的办吧!”送我妈出去到戴孝的地方,他们就照戴孝的礼节去行,我们不参加戴孝和下跪。

  

有人问我,“你是长子,不捧神主牌,也不下跪、戴孝,怎行的呢?”我说,“我们是信耶稣的,不行家里这一套的。人生前有好吃好住,服侍好,我妈就能享受得到。现在我妈去世了,你做的多好看,我妈是看不见的,只是做给别人看而已。”他们说,“那也是。你们服侍你妈在我们村里是数一数二的啦。”


        
戴孝这个环节完了以后,就是把我妈送去火葬场。一去一回的路上,一切的费用都是我出,他们就在戴孝的地方等候。我们回来后,当时在下雨,我就派小弟、小婶、小妹他们坐车(他们没穿鞋),我就下来走路,直到埋葬的地方。过了一会儿,我们就带着侄儿侄女他们回家了,就留弟、妹、细婶他们在那里,他们做完才能回来,到晚上又做法事。我们一家三口都各自回去睡觉,不参加他们的活动,我们直睡到第二天早上,无一人过问。


   
在我妈妈葬礼这件事上,总结就是:不要怕,只要信,大胆宣扬我是信耶稣的,神就与我们同在。在各个环节,依靠神,他就兴起环境,救我脱离魔鬼的试探和网罗,感谢神的恩典!

     另外,通过我妈这件事,我们大胆宣扬我们是信耶稣的。目前我们村拆旧大庙,建新大庙。正在筹备资金,每口人要集资380元,我村村长去收钱,见到我只是笑笑,不问我交钱。这说明了什么呢?他们知道我是信耶稣的,不信他们那一套,所以不敢问我要钱。

见证人:蒋佳聪

 

1600

评论 (0)
意见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