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每日灵修】 【近期讲章】 【过往讲章】 【OTBC Sermons】Eng&Ch 【讲道录音】 【见证】 【信仰问答】 活水论坛 图片册 我的社区
全部 蒙恩见证 胜过被拒绝 悔改见证 医治见证 事奉见证 生活见证 职场见证 综合见证 夫妻见证 属灵争战 失而复得 受洗见证

雨雪从天而降——抑郁症的经历

管理员Carol
发表于 2022-02-11

55:10,雨雪从天而降,并不返回,却滋润地土,使地上发芽结实,使撒种的有种,使要吃的有粮。

没有神的日子:

2006年在这个教会受洗,2008年底离开深圳,渐渐就少来教会,又过了两三年,就完全不聚会了。去年,20161月,我开始睡不着觉,常常几天也睡不着,那种经历极其痛苦,人几乎癫狂,各种恶念、讨厌人的、躲避人的、极端的、无望的、敌对的意念,如潮水般涌入,整天而且时时刻刻被压制,我的灵痛苦无处躲藏;几个月下来,记忆力、体力、精神都被掏空,出门、和家人说句话这些简单的事对我都艰难极了;我还记得公公、婆婆和丈夫极其愁苦的样子,这让我更自闭和敌对。


神的工作,神的拯救:

刚离开深圳的时候(其实我自己已经记不太清),好像听别人说我向神是信心满满的;到了去年(2016年),可以说对神只是有个印象,完全不认识神,也不知道信心是什么。没有信心,人就是死的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心里说,我要回教会,神以前救过我,也许还能救我。极度艰难中,我回到深圳来到爱的使团。我以为是我自己要回去的,原来是神的安排、圣灵的工作。

那天,我和QD姊妹聊了一段时间,她又带我祷告。后来才知道,她也是在极度软弱中接待的我,感谢主。从房间里出来,正好教会里摆了许多菜,弟兄姊妹招呼我一起吃。我以为教会一直吃得这么丰盛,不知道这与我有什么关系;后来才知道那段时期,教会很少有这么多菜。原来主预备了丰盛的筵席,接待我这个回家的浪子。

还有一次,我忍受不了痛苦,从香港来到教会,呆到晚饭后才离开。离开的时候,外公塞了一袋苹果给我,原来他特意出去买来。那天晚上,我突然得到一些鼓励,好像这些苹果是神给我、鼓励我的,好像祂知道我的事。

去年34月的时候,突然郭姊妹联系我,告诉我那压制我的黑暗是我一个人不能对抗的,让我一有压制就跟她联系,就算半夜,也打电话给她,不要一个人挺。我是第一次遇到不熟的人这样帮助我的事,这让我很吃惊,但这是我那时最需要的。

祷告通着天上的能力:

清明节的时候,公婆要带全家一起回老家扫墓,婆婆和我说没有什么,不需要我拜什么。我没有真理,没有反抗之心,也没有反抗之力。郭姊妹就带我做了个简单的祷告,告诉我有信心就好了,神会带领我。到老家的那晚我紧张得要命,明早就要上山去,而且是整个大家族在公公婆婆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去,箭在弦上。第二天早上,婆婆突然打电话让我不要去了,她好像很不高兴。原来我一紧张就失态(甚至穿衣服忘了扣扣子等等),神就让我面子扫地,用这个方法救了我脱离试探和凶恶,因家人都怕我上了山出什么事把事情闹大。赞美主!

神的话有奇妙的功效,让我大吃一惊。死亡离我很近,心里充满惧怕和癫狂。大家都上山的那一天,神借着郭姊妹带我第一次大声赞美神,我用当时最大的力气赞美神,声音响彻了酒店整层,甚至丈夫回来看到惊恐地叫我停止。这样的赞美之后,心里看见自己渺小地跪在天地之间,平静笼罩,很奇妙很安宁。接下来的两天,我有点力量,竟然可以勉强和人说话了!

后来郭姊妹不断发信息、影片给我,我也常常出状况力不能胜,教会就一起为我祷告。4月中她说神感动她,每天带我一起读经祷告。很多年离开神,我不会祷告也不懂圣经,看圣经看到的都是对我的控告,很怕读。但自此之后,每天早上很早,我们就一起读圣经一起祷告。

两个月后的一天,我终于背下来一篇祷告,这在当时是很难的事。我在被压制中背诵祷告。那一天,是第一次,那个压制我的黑暗不能把我从一天的第一刻压到最后一刻。

又有很多第一次发生。我第一次想这个问题,为什么本不认识我的人却这样帮助我?帮我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我随时出状况,天天出状况,只能索取,无心无力感谢别人,连家人也只能叹息却无力支持。我说原来这就是神的爱。

又有一天,借着四岁的小侄女的一句话,我好像看到自己不孝敬父母,只是索取,没有付出,这也是第一次。我很怕光照,吓得半死,但是也真的看到自私自利是要死人的,开始为家人祷告,为公婆做点点付出的事。

到了78月份,神的话常常支撑着我,我每天必须用尽全部力量思想祷告才不至于全身扑倒。我祷告求神给我机会使我可以给出去。很奇妙,从未来往的邻居家的两个孩子,开始天天来我家。我就知道这是神的恩典,赐生命给我了。这种付出好像生命线一样,让我可以喘息。

9月份后祷告少了,我又开始下沉,每天在无望中,黑暗又来压制住我。我以为自己这次终要放弃(其实,每天白天绝望,但到了晚上都一次又一次地承认:神今天又没有让我出事),但神从天上早就预备了帮助。11月底,叶姐(牧者)、陈帅弟兄从新西兰回来,神把他们带到香港,两天时间叶姐从早上到夜里对我不停地讲见证,分手时再带我祷告到十二点多,因为那些真理我都不懂。我要向神献上感谢为祭!也谢谢为我默默代祷的牧者和弟兄姊妹!

后来我尝试把叶姐带我的祷告背下来。一到活不下去的时候,我就跟着录音祷告,这祷告有神奇的力量,可以释放我,让我稀奇,因为明显地,那死亡权势在这祷告之后就退去,真经历谁能胜过死亡呢,唯有耶稣!这个祷告是关于比较生出的自卑自怜,死的毒钩就是罪!

这个星期,有两个人见到我,问我是不是完全从抑郁症中恢复了?我想是吧,感谢我的拯救我的神!雨和雪从天降下,爱从天降下,爱从神而来!在这个教会里,爱比外面多好多,舍命的爱,愿更多人经历我所得的爱,愿更多人从我的身上得着神的爱!

见证人:J姊妹 

 

1393

评论 (0)
意见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