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每日灵修】 【近期讲章】 【过往讲章】 【OTBC Sermons】Eng&Ch 【讲道录音】 【见证】 【信仰问答】 活水论坛 图片册 我的社区
全部 蒙恩见证 胜过被拒绝 悔改见证 医治见证 事奉见证 生活见证 职场见证 综合见证 夫妻见证 属灵争战 失而复得 受洗见证

儿子不在现场,哮喘却得了医治

管理员Carol
发表于 2022-06-04

        

我和我丈夫是经别人介绍认识的。我成家之前,我丈夫说他的脾气非常暴躁。我还以为他是谦虚,也不知道与一个脾气暴躁的人相处有多么不容易,根本就没有把他的这句话放在心里。成家之后,我才知道有多么艰难。

 

成家后他喜欢骂人,喜欢挑错,还动手打人。我时时刻刻小心翼翼地干活,还是被挑出无数毛病。我们俩天天就是打打闹闹,两天一打,三天一闹。每次我都气得几天几夜不能吃饭,有时候还气得发烧,浑身发抖。但是我还是一直忍着,不愿意离婚。觉得离了婚,外人会认为我是一个失败者。我不愿意让外人把我看成一个失败者,所以我宁愿忍受着这种折磨,也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我的遭遇。

   

生完孩子后,我只愿意我丈夫早点死掉,这样我就不会被打被骂了,那时候我恨所有的男人。我觉得所有男人都是假的,都不会对自己的妻子好。我丈夫对儿子很好,但是对我只有打骂,毫无夫妻情分。所以我心如死灰,生无所望,只想着如果我丈夫死了,我就脱离苦海了。

    

我表面上忍着,不跟他发生冲突,但是我内心恨他。虽然我信主了,知道恨人就是杀人,知道要饶恕,要悔改,但我觉得神不太公平,只要求一个被欺压的人悔改,神应该赐给他一颗悔改的心,让他觉得内心受责备,那样才公平一点。怎么能让他越来越刚硬,越来越无情无义呢?

   

因为活在恨人的罪中,活在自义之中,弟兄攻打弟兄,给仇敌留下破口,我的儿子一直生病。有时候,我生气发烧,孩子也莫名其妙的发烧。孩子两岁的时候发烧咳嗽,转成哮喘。后来经常发烧感冒,每次发烧感冒就直接咳嗽气喘。哮喘非常折磨人,剧烈咳嗽,不停咳嗽,吃的东西都咳嗽吐出来。小孩子被折磨得一点力气都没有,不能吃什么东西,不能睡觉,因为睡觉的时候喘得跟风箱一样,特别厉害。我三天两头的带着孩子去医院输液,每次输液回来,丈夫打闹得更加厉害,他认为是我没有照顾好孩子造成了孩子遭罪。我每天跟疯子一样,特别惧怕,怕孩子生病,怕丈夫无理取闹。

 

这样一直到2007年,孩子7岁的时候,应该上小学了,丈夫因为看见这5年的哮喘,带孩子去哪里治疗,都没有好转,就开始心灰意冷,说,“只能自生自灭了。”我开始焦虑起来。因为儿子上幼儿园的时候半天就接回来,他在幼儿园不能躺下睡觉,睡觉的时候就剧烈咳嗽,老师听得都心疼。有时候生病还整天不能去幼儿园。我想他小学可不能生病了,小学生病就耽误学习,经常不能上学那他学习就该出问题了,那也会影响他一辈子。我就开始想让别人为孩子祷告,想着被神重用的神的仆人为儿子祷告,他就必好,就不会受这种折磨,就能跟其他小孩子一样正常上学了。

   

我那时候一直不知道自己要认罪悔改,我认为我自己已经够苦的了,我已经够忍耐的了。不管我丈夫怎么样打,怎么样闹,怎么样苦待我,我都没有跟他闹,我只是内心恨他,恨所有的男人,甚至见到任何一个男人我都恨。我想着无论如何,我都要神医治我的儿子,我只要他能像其他孩子一样能正常上学,不三天两头的生病就行。我就这样神情恍惚的在街上骑着车,我的内心只想着儿子能被医治。我当时就看见了一个异象,我看见我跪在地上,在我面前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男人,我看不见他的脸,只能看见他的头发长长的,还是白色的。他半弯着腰,想要扶起跪在地上的我。他一点也没有责备我的意思,不像我的丈夫,什么事都责怪我,都把责任推到我身上,认为都是我没照顾好孩子造成的。我一看见这个异象就知道那位穿白衣服的是神。我当时非常想张口对神提出我的诉求,就是求神医治我的儿子,可是我跪在他面前我又觉得无比羞愧,太羞愧,太羞愧了,羞愧得都抬不起头来。我就真一个字都没跟神说,只是羞愧。后来我一直不懂,我为什么会这样。但当时我完全的分开了我的灵和我的魂,这两个是截然不同的。我的灵非常羞愧,无地自容,一直在悔改,在神面前悔改,就是悔改,真正知道自己错了,自己得罪了天,得罪了神,语言说不清的一种痛悔,很深很深的痛悔,说不清道不白就在那里痛悔,并且痛悔得还很舒服。但是我的魂却在那儿一个劲的着急,怎么好不容易见着神了,却不跟神提诉求呢?就这样我还不知道结果,不知道神要咋处理我儿子生病的事。

 

过了两天我又跑到教会去了,在教会里我也不认识别人,心里还是为我儿子得医治的事着急。我又急,又觉得很苦,我不知道这样的苦日子啥时候是个头。我什么都不知道,只知道很苦,如同活在苦胆之中。这时候我又看见一个异象,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人在教会的走廊走来走去,他看见了我,他看见了我,他看着我,他注意到了我。我特别高兴,心想太好了,神看见了我,我要向他求,向他说说我的事,我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呢。哪知道穿白衣服的那位看了我一会儿,他没有走到我跟前来,没有跟我说话,就走了。我开始焦虑了,这可怎么办呢?好不容易跟神见上面,见到两回了,都没张口说说我的事,我的事到底咋处理呢?神到底要咋处理我的这个事呢?对别人来说可能不是事,但是对于我来说,就是我的心头大事啊!我真是为着儿子的身体寝食难安,备受煎熬。

 

正在这个时候,我在深圳的姐姐跟我说她所在教会的叶牧师可以带人医治释放(那时叶姐还没有去新西兰牧会),我就想着到深圳去,请叶牧师为我儿子祷告,牧师祷告有能力,我儿子就必好了。我想着我无论如何都要我的儿子得医治,因为这几年我和儿子活得太苦了,我再也不想受这种折磨了,我无论如何都要我的儿子得医治。我买了去深圳的车票,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梦,梦见有一条白色的蛇,银白色,有碗口那么粗,我却有无比大的力气,掐在蛇的七寸上,边掐还边在梦中祷告:"奉耶稣的名,捆绑魔鬼撒旦的作为,兴起神公义大能的作为......"结果那条银白色的蛇就变得像小蚯蚓一样细了。我目睹了这个变化,醒了的时候很高兴,心想这回我去深圳神必定医治我的儿子。于是,我向单位请了假,就一个人去了深圳,并没有带我的孩子一起去。

 

我只有三天的时间,但叶姐没有先带我祷告,反叫我去听道,让我明白真理,并来禁食祷告,我就禁食祷告了三天。到了第三天,就是最后一天下午,叶姐才有时间服事我,并又带我一起听了一篇她讲的关于接纳饶恕的道。我才知道我错了,原来我恶语伤人、骂人、恨人、冷战给仇敌留下巨大的破口可以攻击我的家庭,攻击我的孩子。我是这个家里的基督徒,却没有与主同工,成为家里的祝福。我要悔改,要爱我的丈夫。恨人的就跟仇敌一样生活在黑暗之地,仇敌可以在他身上任意往来。仇敌只能在黑暗之地任意往来,所以一丁点恨人之心都需要悔改转向神的饶恕而释放。

 

我决定拼命悔改,因为我再也不想受仇敌的攻击了,再也不想让儿子遭罪了。我就开始悔改,为我淫乱的罪,打人的罪,恶毒的罪、骂人的罪,恨人的罪、用冷战来报复的罪悔改,所有我能想起来的罪我都悔改,不再给自己找理由,不再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,不再指责神不公平。叶姐就带领我一字一句的做认罪祷告。认完罪了以后她又为我做捆绑仇敌,斥责仇敌的祷告。

 

这些祷告一共做了一个多小时,当叶姐带我祷告完了,我好像被圣灵开启了,还有很多很多的罪,我需要去承认,我就继续跪在在那里向主祷告。突然,叶姐激动的跑过来,对我说,“神对我说,你的儿子在家里已经得了医治。”我当时就信心领受了,并且相信,这是神的作为,祂已经医治了我的孩子。当时有人说:“叶姐说医治了,你就信啊?孩子在家里,千里迢迢,2千多公里以外,人都没有来这里,怎么就能信他已经得了医治呢?可是我里面就是有一个坚定的信,毫无疑惑的信,相信神就是医治了儿子。“因为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,不是凭着眼见。”并且,我很高兴,也找到了“得医治”的窍门,就是要悔改,认罪,离弃罪恶归向神,神必广行赦免。

    

回来的路上,我给丈夫发短信,告诉他我错了,不该恨他,不该和他冷战。我还把这件事告诉了7岁的儿子,告诉他,神医治他了,他可以像其它孩子一样正常上学了,他的哮喘好了。儿子很高兴。神是信实的,从此以后,儿子身体一天比一天好,上小学没有请过假。他的哮喘彻底好了,再也听不见他咳嗽的声音。我身高才152,我丈夫身高才168 ,可是我们儿子的身高却有18,后来儿子考上了北京化工大学,还保送了研究生,神大大的祝福了这个孩子。一个从前在家族咒诅压制下的孩子,病的什么都干不了,因主恩典,赐我这个基督徒妈妈有机会可以向主悔改,就蒙了上帝何等的祝福。感谢主耶稣的救恩!

 

当时我问叶牧师,要怎样爱我的丈夫。牧师说要怜悯他。我只是记住了这句话,当时我并不懂得怎样怜悯。直到后来,我才知道神并不责备我的丈夫,神对他只有怜悯。因为我丈夫脾气暴躁打人骂人,无理取闹的时候,他自己也是几天几夜不能吃不能喝不能睡。他觉得太痛苦了,多次想一死了之。他觉得活得太痛苦了,甚至还留遗言。这个时候我才开始怜悯他,我不敢再希望他死了。后来神告诉我,我的丈夫会是我的一个属灵的儿子,就是用福音来生养他,我要像爱儿子一样爱他,把他背在身上,为他祷告,走这条灵程道路。这时候我才真正怜悯他。别的我不懂,但我知道,我很爱自己的儿子,对儿子有宽容和饶恕的心,也当这样的对待自己的丈夫,靠主去宽容饶恕。


现在我再也不跟我丈夫顶撞,不跟他讲道理,辩是非了,没有了争吵和争辩,我一天到晚都笑嘻嘻的。基本上能商量的事都跟他商量。我想去教会了,就会跟他说:我要去教会。他会高兴的说:去吧,带好口罩。遇上了特殊情况,比如他住院了,要照顾他,我也不会像从前那么律法主义,我会留下来照顾他。等他好一些了,我再去教会。我和我丈夫的关系越来越好,现在我们俩天天一起买菜,一起逛公园,一起锻炼,我们俩也不打闹了。神医治了我的儿子,也医治祝福了我的家庭。我以前恨男人,现在不再有这恨了。以前活在苦毒之中,年纪轻轻就得了高血压,头晕得厉害。那次以后,高血压也得了医治。现在我的血压都正常,家庭关系融洽了。现在我丈夫什么家务活都干,买菜、做饭、洗衣服、嗮衣服、收衣服、收拾垃圾,吃喝拉撒什么家用的东西都是他买回来。早上一起来就烧水做饭,这些都是他自己要做的,没有人让他做,他却天天勤劳的尽丈夫的本分服侍家庭。谁说神不公平?神用奇妙的方式祝福了我,我年轻的时候受了苦,现在我丈夫天天主动忙这些里里外外的家务活,家庭和睦就是祝福,神的祝福是实实在在。

    

感谢主,走主的道路。他的道路义哉、诚哉!

谁敢不敬畏他,不将荣耀归给他,他公义的作为已经显出来。

 

 

见证人:黄姊妹

1053

评论 (0)
意见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