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每日灵修】 【近期讲章】 【过往讲章】 【OTBC Sermons】Eng&Ch 【讲道录音】 【见证】 【信仰问答】 活水论坛 图片册 我的社区
全部 蒙恩见证 胜过被拒绝 悔改见证 医治见证 事奉见证 生活见证 职场见证 综合见证 夫妻见证 属灵争战 失而复得 受洗见证

破除谎言—近30年失眠得医治

管理员Grace
发表于 2022-07-15

我的妈妈叫孙素英,信主有十几年,虽然按时去守礼拜,但是这么多年没有真正认识自己的罪,没有真正明白圣经的真理,比如生活中自认为的小事:藐视父母、操纵父母、不顺服丈夫、对公婆有埋怨,总觉得人正常生活中都会有这些,归根结底还是不认为这些是罪。

一、信谎言招来黑暗权势  

我妈妈没结婚时就经常睡不着,将近失眠三十几年的她,一直都是靠着药物辅助睡眠,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经常听她的奶奶和以前的老年人讲鬼故事,说哪里哪里有吊死鬼,从那时惧怕的灵进入了她的心里,她不敢一个人走黑路,晚上睡觉时就经常有一种黑暗的东西压着她,不敢入睡,像别人常说的鬼压床一样,常常睡着也是做噩梦。妈妈结婚后惧怕更加严重,我们家屋里床下面、粮食囤里常常有蛇,我妈妈特别怕蛇,看见蛇吓的就哆嗦,可是我奶奶不怕蛇,她老人家认为屋里有蛇是“屋龙”,是带来财运的,每次我奶奶发现蛇还喂它食,为此我妈妈就生气、恼恨、不饶恕。有一次我妈妈拿东西时,没注意拿到蛇的尾巴,我妈妈吓的跑好远,心里砰砰砰直跳,好久才清醒过来。从那时我妈妈的失眠越来越严重,夜里经常睡不着,睡着就做噩梦,梦见蛇之类的。后来还有一次梦见大蟒蛇缠在她身上,妈妈吓醒了,出了一身冷汗。经常夜里睡不着,心里有惧怕,长期服用大量药物也使自己的身体受损伤,也没见好转。长期夜里睡不着,白天也不休息,心里充满苦毒、疑心、小心眼、恼恨、猜测、不饶恕等意念,久而久之导致抑郁,到处看医生吃药,却不见好转,感觉活着没意思,经常想跳楼寻死,认为死就是解脱。

那时我和弟弟年龄小,爸爸自己一边挣钱一边带妈妈看病,可是抑郁越来越严重,妈妈像疯子傻子一样,走到哪里就爱拿别人家的东西,自己完全不知道。有一次爸爸带妈妈去医院看病,走在街上妈妈就拿店铺里面的衣服,被人家追好远,爸爸也很生气,可是爸爸看我们小,需要妈妈,爸爸下决心要医治好妈妈的病,四处打听,后来带妈妈到河南商丘精神病医院,经过一段时间治疗,还是不见好,偶然中爸爸听说信耶稣能得医治,于是就决定去教堂,抱着试试的态度,看能不能使妈妈的抑郁得到医治。

妈妈信主之后常常聚会、祷告、赞美,确实有很大的转变,心里有喜乐有依靠,抑郁也好了,家人和朋友也在她身上看到明显的见证,感觉像变个人一样。虽然抑郁有好转了,但是睡眠方面总是时好时坏,还需要靠着药物辅助睡眠,她心里总是有个意念说,医生看了好多,中药也吃了很多,也针灸过,反正我的失眠得不到根治了。

    但近期失眠更重了,有时候刚想困的时候,恶者就来攻击了。有次夜里,刚想睡时,又梦见一条大蟒蛇缠在自己身上,使自己动不了,当想挣脱时,蛇一下咬住她的胳膊,惊醒时,吓出一身冷汗,之后的几天失眠更严重了,身体也出现很多不适。

二、神奇妙安排送来祝福

我妈妈在当地教会参与服侍,每次礼拜六下午我妈妈都去教堂打扫卫生,扫地、拖地、擦桌子和椅子,在一次打扫卫生结束后,我们当地的刘牧过来和我妈妈交通,在交通时刘牧师问我妈妈最近睡眠怎样?因为六七年前刘牧知道我妈妈的睡眠不好,跟我妈妈交通祷告过,睡眠有点改善,但因为来这间教堂交通不方便,我妈妈就去了另一座教堂。后来神带领我弟弟考入了高中,我弟弟读高中的学校就在那个教堂附近,为方便我弟弟读书,我们全家就在教堂附近租了房子,于是我妈妈就经常去那里的教堂参与服侍。

这次,这几天我妈妈的信仰正处于低谷,几天都没有睡着,心情很不好,在刘牧问起我妈妈的睡眠时,我妈妈就给刘牧讲说这几天的情况,刘牧说根据你的情况,睡眠不好一定有犯罪招来黑暗权势的攻击,神的心意是让人睡着的,神先造晚上后造早晨,就是让人有好的睡眠才有好的工作,127:2,你们清晨早起,夜晚安歇,吃劳碌得来的饭,本是枉然;惟有耶和华所亲爱的,必叫他安然睡觉。于是刘牧问我妈妈:“和双方父母的关系怎样?是否有犯罪?和丈夫关系怎样?是否有犯罪?因为他们是权柄人物,不能顶撞权柄人物。”我妈妈说:“没有”。刘牧又问:“从小听过身边的人讲鬼故事吗?看过《聊斋志异》吗?家中是否有带龙的图案?是否去拜过偶像?是否针灸过?”我妈妈说:“以前有,现在没有”。于是刘牧带我妈妈祷告,祷告之后睡眠时好时坏,刘牧对我妈妈的睡眠很有负担,于是就给我妈妈约定好时间,在周四查经时,跟新西兰的叶牧连线。

叶牧就和我妈妈交通祷告一个多小时,从祖先犯罪开始认罪,到我妈妈从小到大的罪,一一悔改认罪,破除一切咒诅,斥责一切黑暗权势离开。牧者用手机录音,让我妈妈回去反复听录音中悔改认罪的祷告,并去操练行道。

在和叶牧交通中,我妈妈意识到之前都是活在自己的判断之中。当叶牧问起:“是否有不顺服父母”时,她的回答是:没有。自认为对父母很好,觉得对他们有操纵和看不惯是为他们好,这不算是罪。

当叶牧问起:“是否有不顺服丈夫”时,她心想:全世界的人都能顺服,我就不顺服他,认为男女平等,觉得这不算是罪。当叶牧说:父母和丈夫在我们身上是最有权柄的人时,她才真正认识到这方面的罪,这些所认为的小事,却给恶者留下了破口,导致黑暗的权势进入到她的生命里,让她心中有惧怕、胆怯。

交通之后才发现这么多年自己信的都是谎言,总认为这些小事那些小事都不算罪,没有真正信神的话,祷告没有方向,没有果效。于是回家后,我妈妈跪在神的面前,按照和叶牧师交通时引导的方向去祷告、认罪、悔改,不是为了让自己的睡眠得到医治去悔改,而是要操练破碎自己得生命,学会交托顺服,让自己的生命与神建立好关系。当这样去操练时,神听了我们的祷告,失眠逐渐有了好转,以前从来毫无困意的她,现在能自然入睡了。不仅我妈妈的信心得到了坚固,使我的信心也得到了坚固,让我们共同经历神的大能。55:8-9,耶和华说: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,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,天怎样高过地,照样,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,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。感谢神智慧的安排,神让我的弟弟考上一中高中部不但是给我弟弟的祝福,更是给我们全家的祝福,我弟弟如今考入了安徽大学、我妈妈参与了教会服事,睡眠得到医治,我和爸爸也加增了信心,感谢赞美主!

见证人:孙姊妹 (女儿代笔)

 

621

评论 (0)
意见反馈